番外五 惨淡的境遇(1 / 2)

落日橙晖 / 著

第五小说网 http://www.di05.com,最快更新 君侯冠上嵌宝珠最新章节!

毫无知觉的右腿,让傅斯年唇角颤了颤,火星闪烁间陷入短暂的寂静,半晌儿,艰难的开口。

“右,右腿——”

傅斯年闭闭眼,似乎想到某种可能,掩盖衣领内的喉结颤了颤。

“傅公子——”

火光闪烁,青黛睫毛狠狠颤了颤,陡然尖锐的嗓音撕裂空气的扭曲,却能很好得将陷入情绪的人们抽离,让他短暂将那些难以消化的艰难事实抛之脑后。

青黛舔了舔唇,笑容在晦暗的暖光中有些僵硬,却仍旧努力朝傅斯年笑着。

嗓音似乎已经适应了节奏,青黛来到傅斯年身边,搀扶着他重新做到床榻,声音也仿佛被火星浸染出几分暖意,极力压制的颤抖的声线背后,确实平凡下爆出的坚定。

“傅公子放心——”

“方才大夫来过,说是这背部的伤口牵动这腿部的肌肉,暂时没有直觉是正常的,而且,他还说伤筋动骨养伤个——”

“瞧我这记性!”

青黛拍了拍额头,朝傅斯年赧然笑笑,笑意中夹杂着几分未曾记住医嘱的局促和抱歉。

“总之!傅公子放心,大夫说安心养伤,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你说,是不是,小顺公公!”

正疑惑间的小顺子,察觉到身前衣袍被狠狠拽了拽,在对上傅斯年的瞬间,慌忙间配合着点头道。

“对对对!所以傅斯年你放宽心了。”

“我小顺子能求干爹给你写次荐书,就能让干爹给你写第二次,就算那什么姜大人提前嘱托过,我就不信还真就没有半分机会!”

两人的安慰让他默了默,傅斯年垂下眼睑,光影洒在他脸上,双眼也仿佛蒙上层阴翳,生处陋巷中,人心仿佛也跟着从云端跌落,撑着床沿的手指,是用力后泛白的痕迹。

“小顺子,你和我说说,汪提督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的声音刚开始很轻,抵在冰冷床沿的手骨,仿佛始终都用着力,即便是说这话的时候,头也未曾抬起,眉眼笼在阴暗的光线中,无端让小顺子有些坠坠。

听到他询问提督太监汪直,小顺子下意识朝青黛瞧了眼,反应过来后连忙回神。

“提督太监汪直,在阉人中,权如外廷内阁首辅,自从其干儿子病死后,掌印太监的位置便空缺出来,手下更多的还只是随堂的秉笔太监,提督眼光高,也颇通文理,是以但凡在他手下做事,必然要经过内书堂的考核。”

傅斯年垂眼认真听着,默默将关于提督汪直的每样细节记下,他却未曾注意到,说起提督汪直时,纠结中拽着衣袖的青黛,绣鞋下意识后退两步,眼底划过丝不安。

烛光颤颤,将床榻上的傅斯年身影拉长,青黛默默站在原地,咬唇看着地上的倒影,终于,抬头认认真真瞧了眼傅斯年,像是下了什么决定般,朝着他的影子迈了步,纤弱轻薄的脊背彻底蒙在阴影中,唇角缓缓牵起笑意,目光坚定,已然不在纠结。

……

简陋的偏殿,傅斯年扶着墙壁,长袍垂下将长腿遮盖,可身子朝前迈步间,却挡不住的身形踉跄。

青黛身子下意识前倾,却在抬脚前刻缩回右手,日照升空,却无法将推挤在院外的积雪融化,傅斯年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身体恢复直觉的时候,脚下没踏出一步,都比他初学习武时候要艰难地多,好容易煎熬到正午。

纤细手指握着瓷瓶,青黛抿抿唇,朝前走上两步,清新浓郁的药膏伴随着让人生理不适的苦涩,傅斯年视线落在那瓷罐上褐色膏药,就在她抬手的前一刻,接过,道谢。

眉峰轻蹙,态度仍旧疏离,可却没有青黛曾经以为的,厌弃或者鄙夷。

青黛抿抿唇,嘴角下意识扯了扯,窗台的天光明亮点燃眼底泪光,她将瓷瓶递给傅斯年,正纠结犹豫间,门外传来小顺子的声音,听起来难得在这个冬日显出几分雀跃。

“傅……傅斯年,好,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小顺子有些气喘,他方才从司礼监那边打听出来的消息,按照傅斯年的吩咐,绝对算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这不,打听到后就连忙朝着他住处赶来。

避开后背的伤口,傅斯年将药膏小心翼翼涂抹在右腿的伤口处,只感觉到肌肉处的麻痒儿,心下稍安,此番听到小顺子院门外传来的声音,挑眉将衣袍放下,捏着瓷盅的盖子,小心翼翼将他盖好放回靠近床沿的抽屉中。

做完这些,傅斯年才顾得上抬头,果然便见小顺子擦着额间的汗,双目晶晶亮亮进入屋中,连招呼都来不及和青黛打,将手中拂尘撇到身旁,便有些迫不及待凑近他床沿道。

“傅斯年,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空缺,如今朝堂局势紧张,汪提督也确实需要个干儿子为他分忧解难,半月后,会有场文武比试于司礼监举办。”

“最绝的是,这场比试的名额,不仅仅局限于内书堂,这对你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呀傅斯年。”

小顺子说着,兴奋间声调不由拉长,被他情绪感染下,傅斯年面色也难得缓和了些。

文斗武斗,于从小习武,又于还古书院读书学习的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哪怕有内书堂的人参与竞争,他傅斯年也不至于比不过半路出家的,但……

半月过的武略,这场比试。

傅斯年目光顺势落到自己右腿处,晨时扶着屋设墙根行走,与小顺子的乐观不同,青黛俨然也想到这点,担忧的目光落到垂眼静默的他身上,气氛微滞的瞬间,小顺子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笑容僵硬在脸上,机会确实很好的机会,若是刚入宫的傅斯年应对起来应当没有什么问题,可问题就出在如今,他的腿。

小顺子目光有些焦灼,也不知道,他的腿,半月后能不能……

冬日的积雪在日光中没有彻底融化,寒与暖的交汇,让屋设外的寒梅传出扑鼻淡雅的香儿。

清冽的药香味仿佛能唤回人的心智,傅斯年眼皮跳了跳,抬眸瞧见小顺子眼底的担忧,唇角扯开抹浅淡的笑意,很轻,却真切的暂时将蒙在眼底的阴翳褪去。

“无碍——”

傅斯年的轻声出口,依旧很轻,可此刻听到情敌啊和小顺子耳朵中,却莫名多出股安定人心的力量,让原本那颗彷徨不安的心未微,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顺子就下意识点点头。

“半个月后,这条腿应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他说的轻松,可站在身旁的青黛却下意识蹙眉,她向来敏锐,不像是小顺子那样粗枝大叶。

身体的坏那是应该由太医来说道的,傅斯年说的这样轻巧,或许……这话本来就是说给小顺子听得。

经过傅斯年的安慰,小顺子眉眼染上抹希望,虽然太医的说法不甚乐观,但是傅斯年从小习武,身体素质远超常人,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他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倒是未曾注意到,身后退出房门悄然消失在屋设中的青黛,反倒是听到轻微脚步声的傅斯年微微蹙眉。

“杜太医——”

屋外的凉风灌入,哈气成雾,唯有鼻端飘来的寒梅香仍旧清新,青黛缩了缩肩膀,下意识又吸了口气,顺势结果杜太医递来的装药的瓷瓶,就要将腰间的荷包递过去,还想说些什么。

瞧了眼穿着翠衫的青黛,杜太医紧了紧手中的药箱,眉眼与偶写不耐的将青黛的话打断,样貌中透着几分不大好商量的架势,脸色也被冬日的寒冷冻的有些发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相关阅读: 君侯冠上嵌宝珠免费阅读君侯冠上嵌宝珠小说

相关推荐: 误入樊笼恶魔总裁甜宠妻秦薇浅封九辞终宋光明!诸界第一因仙途逆行霍格沃茨的最强之獾农门福女有空间请查收您的七分糖前任天才萌宝求抱抱封九辞转生原神太受欢迎我也很困扰无间诡仙英雄无敌:从星际开始召唤陈云孟小可天才萌宝求抱抱秦薇浅叶辰夏倾月天才萌宝求抱抱秦薇浅封九辞幽咽刀苏瑜宣祈影视世界边缘同盟都天长歌全民开天辟地时代阿兹特克的永生者崇祯大帝的挂机系统望仙门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第五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简体版 · 繁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