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裙下之臣有几人?(1 / 1)

百里潮生 / 著

第五小说网 http://www.di05.com,最快更新 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最新章节!

徐晚晚推抵着河书山胸的手收了力道,转而揽住他的脖颈。

河书山看起来比顾殷山斯文白净,却也只是看起来,顾殷山那个莽夫,长得虎背熊腰,性情也似狗熊憨直,哄他两句就可以拿捏他在手掌心,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虽是献身,但徐晚晚贪图他的强健体魄。

河书山就不同了,他长得也算一表人才,能耐武艺都不错,待人办事都有章程,但床笫之间却凶悍暴躁,初次是徐晚晚趁着雷鸣暴雨偷入他的房间,几经撩拨,早就被她算计,动了心思的河书山毫无自制力,两人翻滚在床上。

那时的徐晚晚不过当她是另一个裙下之臣,她见过的男子多了,不差他一个。

可是让她悔不迭的是,夜里的河书山与白日全然不似一人,徐晚晚几乎被他折磨得半条命都没了,后来她每次都央求,让他怜惜一些,只要她乖乖听话,顺从配合,河书山倒也没那么狂暴,只是他每逢想要就像是春天的虎豹,不管不顾,怎么劝都无法冷静,必定要累到徐晚晚腰都快断了才成。

知道拦不住,便也由得他去,趁着理智还在,提醒他道:“你小心着些,同他们两个别急赖赖的,收收你的性子,左右他们无真凭实据,也拿咱们无可奈何,你账面上做干净些,别被河之风那个老匹夫看出眉目来,要他知道那么多银钱去了哪里,你我还有好日子过?”

河书山用力一掐,徐晚晚吃痛嘤咛一声:“现在说得这么无情,你伺候他的时候也这么叫他老匹夫?”

徐晚晚推了推他:“你难道不知我是被强迫的?他的年纪都可做我爹了,我何尝愿意以身侍奉?若是咱们能走远走高飞,脱离他的掌控,我岂不愿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这般才貌双全,又年轻有为,哪个女子会不喜欢?”

这话说得河书山心里舒坦,可一想到眼前的娇娘被河之风按在床上的画面,心头又恨了起来,他咬咬牙:“再忍忍,等咱们拿到足够的银钱,就可以远走高飞!”

说着他不满道:“我弄出去的银钱已够咱们过活了,你为何非要贪心不足?莫非,你舍不下永流派的尊贵?”

徐晚晚面色一顿,随即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双眼蓄着泪珠,哀怨地望过来,河书山立时心疼得不行,伸手朝着自己脸上就是两巴掌:“是我不好,怪我胡言乱语。”

徐晚晚靠在他肩头,抽泣道:“你自小就受重用,江湖上谁人不知?河之风那个老东西,虽然贪财好色,但看人的眼神没错,他早就相中你做接班人,这两年尽心培养你,我也看在眼里,虽说你愿意同我一道离开,可在嘉州城,你是受人敬仰连府衙见了都要赔笑的河氏管家,离开这里,去一个不知名的山村隐姓埋名,你就只是一个普通男子,你胸怀大略,才智过人,我不愿你为了我放弃大好前程,咱们不能走,河之风的一切,本该属于你,咱们必须得将永流派全都收入囊中才算报了他侮辱我的仇!”

河书山心头百般难捱,一时为她伤怀,一时雄心万丈,徐晚晚再加一码:“咱们筹谋这么久,不能半途而废,我若只贪图同你相伴快活,何须忍耐这么多?我心爱于你,自然要为了你着想,绝不会耽误你的前程,只盼你日后身为掌门,掌一方势力,无数年轻美貌女子围着你的时候,别忘了我,师兄,别让我受的苦白费了!”

此话一出,河书山难过不已,将她紧紧拥在怀里,面色渐渐狰狞:“师父待我不错,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欺侮你,放心吧,我都听你的,咱们两个联手,定能扳倒他!”

方才因着她哭泣沉下去的念头再次浮上来,河书山看向她身形的眼神越发浓重,徐晚晚心里筹谋着,故意转身,将身前无限风光曝露他眼前,河书山猴急上手,她却制止了他,颤声道:“今夜我还要去师父房里,他说让我准备几个小菜,我才借机出来传信安置咱们的财物,现在必须得回去了,不然他会起疑心。”

河书山双目阴狠:“这个王八蛋!”

徐晚晚露出委屈万分的神情:“我去了,师兄,咱们的事明日再说。”

话说到这里,得再刺他一下,让他看得着得不到,从而更加记恨河之风,才不枉费她演这出戏。

回到永流派,徐晚晚只身去了师父院里,河书山愤恨地回房,躺在床上难以入睡,后半夜辗转反侧,心头像是有一万只虫蚁啃噬,越想宁心静气,越是无法平复这份激动。

他老早就对师妹动了心思,可只发乎情止乎礼,后来徐晚晚的主动示好,让他明白,他们是两情相悦,半年前,两人在一个私会的夜里,有了鱼水之欢,河书山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她的情越发难以自制,爱她爱到骨子里,每每想起师妹姣好的身体,都像被火要烧死一般,恨不能立时将她剥干净按在身下,大战三天三夜。

河书山有过暖床的丫鬟,也出去风流快活过,他从不觉得女子多么重要,可自从有了徐晚晚,他发现,自己竟也是个痴情种,能将她看得这般重,甚至于撞见她与师父的事,都没能折损对她的半分情意。

事后再有别的女子,哪怕是嘉州城青楼里床上功夫最好的花魁,都让他索然无味,几次他竟是将身上的女子一把推到地上,赶了出去,一个人躺在床上干瞪眼到天亮。

可是,他们无法像寻常夫妻那样长相厮守,即便同在永流派的大宅中住着,他也难时时见到徐晚晚,就算想要亲热,也要捡师父不召她的夜里,偷偷地躲到密室里。

但师父对师妹也沉迷得很,一月中竟无几日歇着,河书山只能夜夜煎熬,有时偷溜到师父房外,极尽耳力,听着屋里的声响,徐晚晚柔媚的叫声刺得他骨头都疼,那原本是该属于他的!!他的女人!他的欢愉!!

这一切都被河之风夺去了!

每每见到徐晚晚,她都会泪眼婆娑地哭倒在他怀里,诉说着自己的屈辱和痛苦。

从小教他功夫的师父,在他的心里再也不是恩人,而是夺他所爱的仇人!

每每看到河之风盯着徐晚晚不清不白的眼神,河书山都恨不能手刃他,为师妹报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相关阅读: 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讲的是什么暴戾郎君的外室美妾

相关推荐: 三千道机张狂夏思萱都市巅峰奇才楚烈楚烈萧诗韵影魔楚烈萧诗韵巅峰奇才楚烈我家雌奴好像是重生的反派[虫族]愿为你摘星时繁星封云霆神话起源生生不灭备胎beta不干了最神医婿张狂夏思萱巅峰奇才楚烈萧诗韵都市巅峰奇才远古种田之山里汉子路子野地表最狂男人楚烈萧诗韵开局顶流的我怎么会糊我真没想当富豪靖康志清穿后我成了四爷的软娇包掷地有声水浒大官人地表最狂男人楚烈叶凡董玥君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第五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简体版 · 繁體版